Pasteis de Belem - 不只是蛋塔,是魂牽夢縈的想望

俄羅斯妹妹說,妳可以去當觀光客,去吃那間號稱第一家的蛋塔店。雖然有Lisboa card里斯本卡可以憑卡參觀Belém Tower貝倫塔,但因為我沒在閉塔前30分鐘到達(但如果是買票的就可以!),便被看守高塔的大叔柔聲地拒絕在外。也只能氣嘟嘟的轉身離開,來去蛋塔店當觀光客。

因為美食而形成的長長人龍,無論在哪兒都看得到。當然,在歐洲還有很多為了教堂、城堡、遺跡、博物館、電梯、高塔或電車而生的人龍。如果排隊不超過1小時,其實我都挺享受的(絕對不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在Royal Alcázar of Seville,我前面的是一德州家庭;爸爸、哥哥及兩個小妹,年紀最小的是65歲。他們說,無論如何就是要家庭旅行,看得我好生羨慕!在Sintra,我後面是一對英國姊妹,看起來和奶奶年紀差不多,她們搞不清楚該去哪坐車該坐幾號,興奮的說:反正我們只知道今天是場冒險、要走很多路,反正我們準備好了!排隊本身不有趣,但身旁總是有滿是故事的人事物,人生,哪來這麼多無聊事呢!

Pasteis de Belem蛋塔店!店裡的氛圍真是太微妙了,閉上眼睛想像一下,真正在金山的金山鴨肉,有很多很多用餐空間、散落在不同民宅不同層樓同一條街,客人得自己到出餐區端菜、永遠人聲鼎沸的那間。房間一間接著一間,左彎右拐、彷彿黑洞般無限延伸,就在你以為這房子的容量應該就只到這兒時,一個轉身,眼前又是一間!略顯陳舊黃白的牆面、燈的存在只是為了點心不要吃到鼻子裡、以及似乎沒有要堅持風格的桌椅,隨意安排只為能裝下最多的人、磚紅色的地磚。最後,把所有自已端菜的人客們全換成服務生,金山的金山鴨肉店就成了里斯本百年蛋塔店,難怪在這嘈雜的空間裡,我感到分外親切!

蛋塔本身如何呢?是讓人哎哎叫的好滋味,油滋滋但無法嫌棄,甜滴滴但絕不黏膩,中間奶油餡的口感讓我想到水波蛋的蛋黃,好滑好滑喔(笑)!外頭是酥脆的千層皮。軟嫩與酥脆,堪稱絕妙的組合。哎呀哎呀,這食物實在是太邪惡了,但怎麼也停不下來!哎呀哎呀,離開這裡之後就吃不到了該怎麼辦?重點是,帶回家冷掉了也好好吃喔!!!別問我跟肯德基的蛋塔有什麼不一樣,當嚐過最好滋味的,心理怎會記得其他的呢?請大家如果有機會來里斯本,務必來Pasteis de Belem排隊當觀光客!

———————

Santa Maria de Belém貝倫區,Jerónimos Monastery熱羅尼莫斯修道院、Belém Tower貝倫塔、Padrão dos Descobrimentos發現者紀念碑、Museu Nacional dos Coches馬車博物館、Museu da Presidência da República貝倫宮等,還有其他很多值得參觀的博物館歷史建築,即使一整天都待在這區也都看不完,選擇自己有興趣的細細的享受。旅行的意義不在蒐集,而在身心靈上的真正得到,蛋塔是絕對不會讓旅人失望的選擇。Pasteis de Belem前的人龍看起來嚇人,但移動的速度快,很快就能捧著熱騰騰的蛋塔到一旁的公園,配著美景享用!購買數量請以3開始往上加,即使是獨自旅行。


Giudecca - 是海上優雅的生活樣貌

Giudecca朱代卡島,威尼斯正對面的島,天氣好時可以在那兒看到本島的全貌,對多數的旅人來說,如果不是為了省住宿費或因在本島訂不到房間,很少人會將Giudecca排入行程中。我在San Marco走了兩三回,隱身在霧裡的Giudecca看似伸手可及,但又遙遠的到不了,那種感覺就像日日夜夜都能看到對面公寓的燈亮燈滅,彷彿很熟悉鄰居的日常作息,但其實又說不出故事的全貌。每天都能見著,但不知道島上的生活樣貌,如果我沒親眼看看那島上的人們,離開後一定會後悔。心裡材這樣想,一轉身人已經在4.1號船上了。

島的最左邊為希爾頓大飯店,另一端是海軍駐紮地。Chiesa del Santissimo Redentore威尼斯救主教堂、幾間藝廊、小餐館、小旅店、大學、戲劇學校及學生宿舍、擁有鋼鐵手臂的垃圾船、臨海的加油站、樸實的公寓型住宅、因歲月海風而斑駁的紅磚牆,曾一度讓我有走在台南狹窄蜿蜒的小巷中的錯覺。也許是濃霧的關係,又或許是居民多為年紀較大的長輩,島上的人事物彷彿凝滯於時空中,與對岸分別存在兩個平行世界。確實,和威尼斯相比,這兒寧靜地擠不出點嘉年華的氛圍,沒有為光觀客而存在的浮誇,只有狹窄地坪上,和大海和平共存的真實樣貌。

靠威尼斯主島沿海的街道,有一敞開的大門,門內放了一艘 Gondola貢多拉。穿過拱門,是間造船廠!連棟廠房裡是熱騰騰剛烤漆完的豪華遊艇、停船坪是滿滿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快艇,我興奮地時而在船與船之間穿梭,時而站在眾船前,想像自己正威風凜凜在閱兵,這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能肆無忌憚地、好好地仔仔細細地從船底到船頭,近距離欣賞豪華遊艇。還有還有,裡頭還有間停船塔,一艘一層規規矩矩的架高排好,你們說說,這停車塔幾乎人人見過,但停船塔,要不是我走進來,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原來船也可以這樣停!對身為設計師的我,這兒可比遊樂園還吸引人百倍,忍不住內心撒花、手舞足蹈地逛船廠!

其中一間廠房飄出濃濃的木頭香,是師傅們在做 Gondola 。依完成度廠房放了4艘,上完漆只差最後修飾的最靠近門口,待完成後隨時準備出航,最裡頭的是依模板剛建好的骨架。造船的過程中,沒有一個步驟是一個人就能獨立完成的,如果是縱向零件,還得5個人一起才搬得動,所有人在老師傅的口令下,同心協力地慢慢完成這乘載著威尼斯最具代表性之一的傳統。快不得,成就這耐人尋味的文化。

這裏沒有嘉年華的熱鬧歡騰,沒有玻璃工藝,沒有精細的手製面具,沒有五彩的小房子,這兒有人們遺世獨立安適生活的樣貌、有代代傳承製作Gondola的用心、總價難以計算的停船坪任你逛、有不參雜一絲喧囂的威尼斯全貌、潮汐訴說屬於在地人的生活故事,如果你問我來威尼斯該將Giudecca納入口袋行程中嗎?何不呢?

 —————

4.1 或 2 號船可到Giudecca沿岸任一碼頭。在Giudecca Palanca碼頭下船,由西向東慢慢逛,挑幾條中意的小巷走走,看看尋常人家的生活風景、超氣蓬勃的學生宿舍,一個轉彎,發現自己已經在島的另一頭,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或豪華郵輪的停泊場。走在居民搭建在海中的木棧道,全世界只剩下自己。從島上最東邊的Zitelle碼頭搭 2 號船到隔壁的Chiesa di San Giorgio Maggiore聖喬治馬焦雷教堂,靜謐優雅地矗立在海中與San Marco 聖馬可區遙遙相望,可以登塔眺望威尼斯全景,到後頭的花園走走,最後,再搭 2 號船回到San Marco。Cantiere Nautico Tagliapietra S.R.L - Venetian

https://www.facebook.com/CantiereNauticoTagliapietraSrl/

造船廠的相關資訊,如有業務需求,歡迎電洽!


Catedral de Sevilla

Catedral de Sevilla賽維亞主教座堂,早聽說是座很壯觀的哥德式教堂,世界第三大教堂。在裡頭走著逛著直到腳都酸了,還不見出口標示,才真正意識到這真的是間大得了得的教堂。

一進教堂,我遇見一對老夫妻。老先生堆著輪椅、一手拿著解說、附在妻子耳邊輕聲地介紹教堂的歷史,老婆婆沒說話,雙眼轉啊轉地閃閃發亮,看得出來很有精神也很開心。“有妳伴著,我才有足夠的勇氣走遍世界的每個角落。”這種浪漫的文案輕輕地在我心底響起。

他將妻子的輪椅微微翹起,讓她像坐躺椅般仰躺著,像坐兩腳椅那樣有更廣更高的視角,能將穹頂上精美的雕刻及繪畫、彩繪玻璃上聖經的故事、祭壇上聖經人物的雕刻、哥倫布的靈柩、華麗令人讚嘆的管風琴看得仔細。他刻意彎著腰、推著輪椅慢慢地走,因為,這樣能和妻子擁有相同的視角,看到一樣的美麗世界,一同讚嘆。

中學時,我喜歡坐兩腳椅,搖搖晃晃、嘗試抓住重心平衡,不必完全轉身就能和後面的同學聊上兩句,雖然只比平時正坐的視腳略高一點兒,但心裡的風景大大不同。這樣仰躺盯著天花板瞧,想著:燈具為什麼是格柵型的?防眩光?還是防止燈管掉下來時直接砸在我頭上?燈管真的會這樣直接掉下來嗎?角落的蜘蛛網怎麼還在那?看起來也沒增加,有蜘蛛住在那兒嗎?有時可以看得更遠,穿過鋼筋水泥,看到星光滿滿的黑夜。伴著蟲鳴聲,想像外頭世界正在發生的故事,神秘又充滿魅力的讓人想快快長大,想像自己到了外頭的世界會有什麼樣的可能性。未知,總是讓人期待又興奮。

相機觀光模式或自拍打卡模式總能很快速的遊覽所有景點,喀擦喀擦地,風一般地就這樣過了。遊客一群群的從我們旁邊走過,我們不疾不徐,一間間禮拜堂慢慢走;寶物室、聖杯禮拜堂、主祭壇、聖母禮拜堂,不知不覺的,就這樣過了2個小時。老先生推著輪椅的手開始微微顫抖,教堂裡陰涼的讓人人都添件衣服,他卻額頭冒汗。到底要有多好的體力、多堅定的心,才能這樣推著翹著兩個輪子的輪椅,彎著身子,慢慢的在教堂裡走呢?看著臉上始終帶著微笑的老婆婆,和眼裡充滿無盡疼愛的老先生,我想,和愛一樣多就足夠了吧!


Royal Alcazar of Seville - 故事不曾停歇地在這兒上演著


我在想,是不是每個家庭都有一位不愛照相的老人家。在我家不愛照相第一名非爺爺莫屬,媽媽家則是大舅舅。也許等我老了,我會是家中不愛照相的老人家吧!五月天,Royal Alcazar of Seville裡,川流不息的遊客中,這位印度奶奶就是他們家不愛照相的老人家,不愛之程度是如果你拍她會直接生氣走掉的那種,跟我家爺爺一樣。

是一個很歡樂的家庭,跟印象中寶萊塢電影一樣熱鬧。女兒唸著網路上的資料,向家庭成員介紹建築的歷史、媽媽嬸嬸姑姑阿姨開心的手拉手,這個角落要自拍那個拱門前要合照、爸爸則是很盡責地擔任相機手。在人群中,奶奶顯得相當嬌小、身著桃紅印花長衫、單薄的身子細細的手臂,將繡花包捧在胸前,聽完孫女的介紹後不停地讚嘆:沒想到這建築物蓋於11世紀,真是太厲害了,已經好幾百年了耶,好美啊!奶奶細細地看著每個拱門的雕刻、輕輕地重複說好多次,真的說了好多遍,讓我不禁想,奶奶是惋惜歲月?還是讚嘆美麗?

每個家庭成員都因華麗而細緻的建築物而沉醉,每個人都以奶奶為感動的中心。無論是姑嫂嬸婆或女兒,自拍或合照完都會不著痕跡地飄到奶奶身邊,相機手爸爸精準地抓住他們一齊望向鏡頭的那一刻按下快門。整個過程在主角渾然不知的情況下重複進行無數次,直到大家都在確認照片後露出滿意的微笑為止。

今年,小姑姑嫁女兒,在爺爺生日那天。姑姑一個月前就打電話請大家來參加、當天姑丈請總舖師來家裡煮了滿滿兩桌的菜、一早就在前院烤桶仔雞。是大喜日,所有的親戚好友都早早抵達爺爺家。我和姊姊一左一右的挽著爺爺的手說要和他一起吃雞腿、跟前跟後的和他去看看在廚房忙碌的總舖師,堂姐牽著爺爺的手約好下午要作伙去海邊散步,大家忙進忙出地,忙著一齊吃吃喝喝,忙著在爺爺身邊打轉兒。

中午,酒席備妥,新娘表妹睡眼惺忪地出現,原來是前一天上晚班在樓上補眠。姑姑笑咪咪地牽著爺爺說:今天是我嫁女兒請客,你要給我面子來吃飯喔!爺爺笑呵呵的說恭喜!下午,鄰居送來12吋的大蛋糕,姑姑說嫁女兒是一定要有蛋糕的!爺爺喜孜孜的說:好啊好啊,妳喜歡就買啊!我們連唱了兩次生日快樂歌,大家輪流在爺爺旁邊坐一會兒,表弟始終拿著手機站在爺爺的正對面。傍晚,和爺爺說掰掰準備北上回家時,姑姑興高采烈地宣佈,她決定國曆1月1日娶媳婦,要大家記得回來給她請。

印度奶奶走累了,坐在庭院裡等家人參觀完來接她,有時抬頭看看屋頂上細膩的雕工、牆上完美排列的幾何釉面花磚、或只是看著來來往往的遊客,露出淺淺的微笑。春末夏初的南歐,炙熱焦躁的空氣,在她身旁漸漸地靜下來。我想,要走多過多少路、看過多少人生風景,才能擁有這般沈靜的淡然恬適?

走在前頭的人在我們焦慮慌亂時,回頭給我們一個放心的微笑、親吻我們的額頭。他們總是說:別擔心,往後的人生即使沒有我,你還是會好好的。掌心還摸得到寵溺的溫度,我們著急地想再捉住些什麼、手足無措的想留下更多更多有他們在裡頭的回憶。

我因建築物及光影,在Royal Alcazar of Seville從早晨待到下午,因這一家人而熱淚盈眶。想把美麗的風景留在記憶裡,更想將心愛的人永遠留在生命中。就像在二樓的相機手爸爸,按快門的手從沒停過、微笑地看著在庭院休息的母親。

———————

Royal Alcazar of Seville賽維亞王宮,Salon de Embajadores使節廳、Patio de las Munecas娃娃中庭、Patio de las Donchellas仕女中庭、繁複的雕花及華麗的地磚等,早晨正午傍晚截然不同的光影氛圍中,向人們展現不同的魅力。早上是神清氣爽的仕女,溫柔地迎接遊客。過了中午就成了午寐的少女,慵懶又調皮半睜著眼想和你玩耍兒。為自己帶點小點心,逛累了,在花園配著孔雀對綠頭鴨上演“狗吠火車”的戲,休息一下餵飽自己。旅途中用一天的時間,細細地享受Royal Alcazar of Seville帶給自己的各種感動,靜靜地看著在這兒發生的故事。一天的時間,得到的比值得更多。


烏魚子 - 人生的另一個層次


在柏林時,朋友問我想念台灣什麼食物?能解鄉愁總是食,他們很有愛的想給我寄點家鄉味。非滷肉飯鹽酥雞麻辣火鍋,也非芒果火龍果乖乖果,第一個跑進我腦海裡的食物是“烏魚子”。沒錯,朝思暮想,冷颼颼的冬夜更是想到心痛。

過年過節或有親友來家裡吃飯時,媽媽會從冷凍庫拿出用報紙包好好、也許是年貨大街的戰利品、或樓下周奶奶送的上等烏魚子,交給爸爸,因為他負責前置作業。只見他小心翼翼地拆開包裝、撕開外層的卵袋膜,再均勻地抹上Johnnie walker或Royal salute,喜孜孜、嘴角止不住上揚的完成工作。我不知道媽媽怎麼料理,只記得爸爸總是站在一旁,眼巴巴地望著平底鍋說:別“烘”太乾喔!

小時候搞不懂這食材在昂貴什麼,也不懂爸爸為什麼這麼期待。吃起來苦鹹苦鹹、小小一片不會飽還黏牙,乾巴巴壓扁扁,看起來是肺的形狀,但總讓我想到腎臟,是怎麼樣我也不會出手的一道菜。不知哪一天,我忽然懂烏魚子在我生命中的美好意義了。切片0.8公分厚、生蒜苗或生蘿蔔,咬下小小一口,先是聞到淡淡的whisky香、嚐著帶點海味的腥、蒜苗清爽又嗆的滋味緊接而來,在飽滿的黑潮滋味尚未散去前,啜飲威士忌。海洋深邃的情話及大地溫暖的擁抱彼此交融,感動久久無法自我。恕小女子詞窮,我只知道我的人生瞬間提升到另一個層次!

他的美好,不是在正餐時配飯吃,是在7分飽的飯後,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享用,即使是獨享的夜晚,也會讓人有置身在錢塘江觀浪般的澎湃感受。如果是小當家的話就會說:有如蛟龍升天般神聖、濃郁華麗的口感彷彿波濤洶湧般席捲而來。所以我會說,在柏林想念的不是食物的味,想念的是在那兒達不到的人生另一個境界。


# 主圖文一點符之在佛羅倫斯中央市場看到真空烏魚子時非常興奮,但太昂貴再加上如果手殘毀了這大海的珍貴食材會扼腕得無法自己所以沒有入手。是的,他在切肉。

#本來是要講烏魚季來了要好好把握,煮湯煮麵隨便煮都超讚的,但一不小心就太投入烏魚子及Whisky的世界裡了。。。

1
Using Format